主页 > R徽生活 >因为爱和支持我能去上海工作,但距离是把杀猪刀

因为爱和支持我能去上海工作,但距离是把杀猪刀

2020-06-26 R徽生活 201 views 750

我想还是要交代一下,为什幺突然离开台湾去上海工作。

如果有在关心我的部落格或粉丝团,应该看过这篇台湾金融业黑暗期来临及理专变母牛的独白。我的2016年有着很多定位上的混淆,很多改变和不确定。而离开之前的银行也是我规划中的事,到上海工作这个想法在我结婚前就一直出现在我的计画中。但是没有想到就在我休完产假回去,这幺刚好公司发生了一些事,上海又开出一个我很有兴趣的职缺,所以我就过来了。

大家都问我,那女儿小巴怎幺办?脑公怎幺办?公公婆婆没说话吗?我回去上班前就帮小巴找了一家我很喜欢的托婴中心,确定小巴会受到很好的照顾(当然收费也是满厉害的)。有带过孩子都知道,把屎把尿餵食哄睡就累死人,根本不会想好好跟他玩,但是玩乐对小孩的发展非常重要。

脑公这边,在去面试这份工作前,我也先问了脑公:我可以去吗?脑公说:面试上再说;面试上了,他想了想,还是让我去了。因为他知道,不让我去就会被我念一辈子。我何其有幸有这样体贴,这样包容我的脑公。而公婆那裏的压力、众人和社会舆论也都是他帮我挡掉,小巴晚上不睡觉也只能由他一个人面对。这次过年我提早请假,全职顾孩子两周都很想死(还四天有托婴中心,公婆有帮忙换尿布餵副食品),还有四天自动断电没力气洗澡就睡死了。我脑公白天要上班,常常弄小巴到十点十一点还在弄公司的事,要不是杀了我更没有人帮忙顾小巴,我应该已经死一百次了。如果今天反过来是我留在台湾照顾孩子,我可能会抱着小巴跳楼吧?

刚来的第一个月,每天很想脑公很想小巴,加上工作内容也有很大的变化,几乎每天都哭。也很多人和脑公说,怎幺会让我过来,小孩需要妈妈,怎幺受得了等等的冷言冷语。但是我心里很清楚,如果这个时点不过来,之后更不可能过来,也不用过来了。中国大陆的金融业现在都喜欢用当地人,如果我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就没有机会了,而且来了才发现,强国有强国的规矩,很多事在外面看很难想像。

说实话,毛哥的薪水要养一个家,如果我们不买房子不出国旅行也还是过得去的,但是我觉得没有出来工作,我在家就是一个身上随时有奶味、副食品残渣的邋遢女人。我也习惯花自己钱的日子,更重要的是出来工作有成就感,我会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很有魅力、很有能力的女人。毕竟持家很难被量化,这工作我觉得吃力不讨好。

小孩的成长只有一次,但是她也是个独立个体,如果我没有工作,只在家里照顾她,很害怕步入我妈的模式——身材变形、不会用电脑、每天看好几部韩剧杀时间,看起来就是个普通欧巴桑。我很感谢我妈拉拔我长大,但是如果她不是家庭主妇,以她之前在上市公司当总经理秘书现在应该也是重要干部,也有可能不会这幺常对我们乱发脾气,或许我也能对人更有安全感。

如果今天小孩是我的一切,她长大后我不是什幺都没有了,还会想要干涉她的人生,这样我相信对她也不是好的。所以我选择一到两周回台湾过周末,因为中国大陆劳动合同法假不多,除了带冷冻母奶回去,还有让脑公休息一下。(不在孩子身边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供粮,为了她的免疫系统还是拼了,一路餵到八个月。有考虑要不要用寄的,但是要报关一定坏,加上不是很便宜就放弃了。感谢网友的冷冻运送分享,参考连结在这)

我在这另外看到的是,三十岁左右的很多来中国大陆打拼了(两个朋友生日,随便就约到快40个台湾人)。因为他们出社会台湾的经济太差,给不起好的薪水,也没有好的机会和升迁。人才快速流失,长期压榨劳工挤出来的经济成长看来也是强弩之末。当然上海居大不易,房租就压死人了,养小孩更不容易,现在我希望能撑一年以上,让脑公和小巴一起过来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但,其实我也只是台湾大环境不佳的一个受害者,台湾很适合退休过生活。如果有好的机会,谁想离开家人朋友,离开这幺疼我的好脑公和可爱的女儿?谁想要一个人在异乡,生病一整天没人管,死在家也不会有人知道?谁想要忍受飞机延误,每两週花六七个小时回台,只是为了和家人不到48小时的相聚?我只是不喜欢一直抱怨而不改变,如果失败了,至少我尝试过,也不会后悔。

后记

人生有时候就是现实及理想中苦苦挣扎。我在一家私人企业做金融产品的PM,在2016年下半年,也就是我来上海这段时间,人民币加速贬值,所以政府也出台更多外汇管制的手段。这或多或少影响了我们这些做海外项目和投资的金融业。而强国变化很快,计画赶不上变化,更赶不上政府或老闆的一句话,部门被整个裁掉。

原本和老公说好,半年稳定下来,一家人就要团聚在一起,半年的时间整个不上不下。再找工作一定是有的,毕竟市场大机会也多,之前开发的渠道(通路)知道后也问我要不要去上班。那这一年之约就变成了另一个尾大不掉,老公说一年不回来就不要回来了。再做半年又走是对新东家不负责,做满一年再走,婚姻是注定不保。

来的第四个月开始,老公的不满和不谅解极速爬升。连办婚礼都不曾吵架的我们,随着老公的疲劳感加剧,聊的话题除了孩子外就是一发发绵里刺,还没挂电话我就已经泪流满面,每晚枕头套都是湿的。

不是说好让我来上海吗?没有人可以一个人承担带孩子的辛苦的,就算是这个比我还会带孩子的超级老公也一样。回来后不小心看到他和朋友骂我的LINE对话,顺便整个检查一下有没有可疑的东西,当然只会看到鬼。伤心、愤怒、难堪、自我否定等情绪一一涌出,距离和时间是把杀猪刀,爱情和亲情有时候经不起考验。

最后一根稻草让我决定回来是,脑公受不了,把小巴送回高雄给公婆照顾。两个七十几岁的老人家,身体健康我就该偷笑了,还要另外照顾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,到底两个长辈是欠了我什幺,年纪一大把还要这幺辛苦?公公婆婆很爱小巴,但是对两位长辈身体是很大的负担,看着公公越来越瘦,内心只有亏欠和罪恶感。小巴是有得到很多的爱,但是都九个月一直不爬,大肌肉发展太慢我也有责任,加上每次还要从台北回高雄,能陪她的时间太少,几经取捨还是决定回来。

现代的女性不甘心成为男人的附属品,但是想要振翅高飞时,才发现脚上被绑了太多的压力和责任。呼应我的前一篇,不是单身来上海工作,真的要好好考虑,毕竟婚姻就是要考虑整个家庭的完整和最大利益,而不是大小姐想怎样就怎样。毕竟结不结婚,生不生小孩都是自己选的,要让我再选一次,我还是选择嫁给这个男人和生小孩,谢谢他们完整的我的生命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